香港马奖结果!香港马会奖结果记,马报免费资料彩图 今天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大咖名流 >

不找实景懒得搭棚抠像演出的锅制片方也该背

发布日期:2022-06-20 19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孤芳》的抠像风波,使一部分网友写投诉信给该剧的播出平台,还有人制作了搞笑图片表达不满。

  近日,继“滥用替身”、“数字演员”之后,国产剧又衍生出“抠像演出”这个新词。电视剧《孤芳不自赏》(简称《孤芳》),借助强大的IP效应,加上钟汉良与杨颖两位当红演员坐镇,从播出伊始就备受关注。但随后其被不少网友质疑男女主角大量使用替身、抠像合成,收取天价片酬。杨颖身边知情人否认传闻,称“Angelababy实实在在拍了3个多月”。该剧总制片人赵建瓴则称没有滥用替身,很多地方用“抠像”也是为了还原大的战争场面(新京报1月7日曾对此进行过报道)。但《孤芳》开播一周后,口碑不佳,豆瓣评分至昨天仅为3.8分。

  抠像之类的后期制作究竟处于怎样的行业现状?电视剧制作为何乱象频频?新京报记者专访逾10位影视后期制作人员,并采访多位视觉导演、编剧、制片人、专家,从参与后期制作人员的数量规模、薪酬现状、文化素质及行业问题等方面进行了深入剖析。

  《孤芳》事件的首爆料者是阿姆斯壮。她学习过影视相关专业,也接触过后期制作课程。她无意中发现《孤芳》剧中大量镜头是由“抠像”合成得来,“起初在电视上看到该剧武打镜头感觉很假,本想做下武打镜头拍摄弊病。但到电脑上截图研究的时候,一张张图看下来,第一反应感到镜头背景模糊、色调奇怪,人物构图夸张。因为自己有些影视基础,我就想到了这一定是‘抠’出来的镜头。”

  阿姆斯壮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河边打架的镜头,其他演员站在河边就是实景拍摄,可一切换到杨颖就变成非常艳丽模糊的背景。她将截图发给朋友们一起讨论,他们表示镜头弊病很明显。于是她从这个角度撰写了“替身算啥?钟汉良、杨颖全靠抠像演戏才是真牛逼!”这篇文章,一经传播便引来众多讨论,这是阿姆斯壮没想到的,“看来这个现象确实存在,明眼人很快便能看出来,事后曾有零星几个渠道要求删稿,我们也没理睬,制片方发声明说将给造谣者发律师函,我们也没有收到。”

  特效,绿幕等的使用,本是为了给作品添彩,绝不该成为影视剧偷工减料,或投机取巧的手段。目前的行业乱象,引起了坚持良心制作的导演、编剧等人的集体不满。那么,一部正常的作品该怎么利用抠像等特效手段呢?导演张纪中、郑晓龙、编剧马焱等人为此支招。

  很多特效是真实的补充,如果拍摄过程中瑕疵太多,或根本就不去拍实景,即使后期再费力,有的效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。张纪中,曾拍过《天龙八部》、《神雕侠侣》等多部古装剧,这些剧因其真实的取景被人称道。张纪中向新京报记者表示:“我需要通过环境营造武侠浪漫的氛围,所以中国的美丽河山几乎都已纳入我的镜头,比如说九寨沟、雁荡山、十渡……为了再现历史,我在全国建了14个影视城,实景给我的作品增添了真实感。”

  就算有特效能添彩,张纪中说最主要还是依靠演员精湛的演技,“拍《神雕侠侣》时,雁荡山的一个半火山口,拍摄团队要扛着沉重的摄影器材爬山400多米。在拍摄中为了显示悬崖峭壁的高度,所有人都爬上100多米高的峭壁,再把刘亦菲悬吊在七八十米的半空中,只有通过这样的冒险拍摄才呈现出小龙女仙女般的气质。当然,为这些镜头刘亦菲吃了不少苦头。”

  “基本所有导演在题材允许的情况下,都不会想用抠像,因为没人想把自己的作品做‘烂’”,编剧马焱直言不讳地谈到对业界滥用抠像的看法。最近,由郭靖宇监制、的新版《射雕英雄传》播出,郭靖宇表示很多人告诉他要找大明星才能火,“我谈了一个我认为是新人的演员,人家开价几千万,我马上退缩了。”他坚持不抠像,要求演员必须跟组,“5个月拍摄时间,你是主演,就要给这么多时间。”

  郑晓龙导演的《甄嬛传》、《芈月传》,以大量精致的宫殿场景著称。谈到滥用抠像的行业现状,他感叹道:“这真不是一件好事情。”

  张纪中称和自己合作的演员,无论是越剧艺术家茅威涛还是舞蹈艺术家杨丽萍,经常起早贪黑不抱怨,虽为大牌但从不带助理,“当今演员的风气需要改变,大家真应向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学习。”

  香港TVB的剧务组人员NIKO表示,大概在二三十年前香港就有抠像技术,那时候流行蓝幕,近十年来才改为绿幕。早期,抠像大多运用于综艺、新闻直播,不会大量用于电视剧,“技术不成熟的情况下,在电视剧画面中采用这类技术特别假,大多会用抠像做些搞笑镜头,大家都清楚移花接木的质量好不到哪里。”

  近几年科技飞速发展,非线性编辑软件大都能做抠像特技,如AfterEffcts、Nuke等。玄幻、魔幻、古装、鬼怪等题材的电视剧需要大量抠像合成,例如《宫心计》也有采用合成,但呈现效果并不假。熟悉香港电视制作的资深编剧马焱解释:“抠像的使用要看具体剧集需要比例,条件、资金有限的情况下,TVB更青睐于搭棚建厂,制造一个真实的景象。如果要拍宏观的虚拟景象,会在这些棚内设置部分绿幕,再加以合成。”电视剧产业研究专家、编剧何言也提到TVB对“棚拍”的细致研究,“当年邵逸夫去了美国发现了这个方法,回港后专门花重金建了一个很大的摄影棚。可现在剧组为了图快,连棚都懒得搭,直接用绿幕抠像。”

  随着热钱大量涌进影视市场,电视剧产出数量逐年增加,逾10位后期制作人员均向记者坦承,近几年工作量大大增加,不必要的合成镜头也越来越多。参与过某部大制作电视剧的知情人士透露,“一部剧拍摄3个月,男女主角同时在现场的时间不超过两天,不仅大量投入绿幕拍摄,连演出者都是替身。”不少业内人士认为:“问题主要在于演员档期搭不上。虽然有些被质疑的剧,目前没有证据证明演员大量时间不在片场,但镜头呈现形式让人匪夷所思。特效应该是为电视剧更加添彩,而不是补充前期工作的缺失。”

  抠像、合成等技术,并不应与特殊的行业现象相连而被批判。如果没有抠像技术,像《变形金刚》、《荒野猎人》、《冰与火之歌》等根本没有办法实现那些充满想象力、科幻感的场面。

  后期合成师黎靖宇表示,《孤芳》这样的题材与这些科幻大片完全不同,这类古装戏基本上都能通过租借影视城、实景拍摄来完成,大量使用绿幕的必要性根本不大,“连《阿凡达》这类大幅依靠特效后期来制作的科幻片都曾去张家界取景,一般古装剧中,飞天等镜头用抠像无可厚非,但不少文戏都要依靠后期合成,实为大大增加工作量,更是降低了影片质量。”

  曾执导过多部电影电视剧的某新锐导演提到,演员在绿幕前的表演实际要承受更多演技上的挑战,“人在实景与在绿幕前拍摄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。绿幕前拍戏需要大量的想象力与表演经验,更考验演员演技。”

  导演陈刚愤慨道,部分演员不下基本功,乱演一气,后期经费、时间有限,这些短板都是通过合成修补不来的。

  抠像,英文称作“key”,是从早期电视制作中得来的一种技术。意思是吸取画面中的某一种颜色作为透明色,将它从画面中抠去,从而使背景透出来,形成二层画面的叠加合成,拍摄的人物经抠像后可与景物相叠加。

  若有一些镜头涉及“改景”,或现场准备不充分:例如绿幕很脏或背景、拍摄布景杂乱,吸取软件就会派不上用途,只能靠合成师手动处理,这就叫实抠。实抠基本是每个合成师的噩梦,因为此工序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与精力,将画面一帧帧地进行手动处理。一个难度较大的镜头(25帧)甚至需要3天时间来处理。

  抠像是后期合成最基础的技术。后期合成部门另有三维、特效等部门。一般一个项目或影视作品“打包”给一个后制团队,再由其内部几个部门的人分工合作。公司规模小的有几十人,大的上千人。

  从事合成制作的人大多毕业于影视后期制作学校,也有一部分人是在高校就读影视特效专业或自学研习。全日制授课学时一般6个月,学费差不多2万元。“学生要学会运用多个软件,市场上每个公司会使用不同的软件,如果你只掌握一个软件,发展容易受限。”

  后期制作,尤其抠像这类基础技术工种,经常供不应求,具有较大的就业空间。但人员流动性非常大。李明感叹做两年都算是老员工,上半个月班就走人的,数不胜数。“高学历学生根本干不下来,因为工作量大、廉价又枯燥。能吃下这份苦的年轻人一般都是对这行真感兴趣、有美术艺术基础的人。”另外,影视后期制作学校的宣传语都提出,这行长期缺人,只要愿意做,保证就业率百分之百。

  从事10年合成工作的视效管理人员李明(化名)透露,工时与价钱对应不同难度的镜头,很多作品缺乏计划,给后期的时间极为仓促,“和好莱坞相比,国内的后期工作更廉价,不少作品从戏杀青到上映大概就半个月,需要你完成几千个镜头,因此团队只有加班加点、以低劣的应付方式应对,因为必须在规定的期限内提交作品。”

  他说:“例如绿幕太脏,就需要一个画面一个画面地抠,”最难的是抠大型轮廓,就算有了软件也很难,而这些多增加的工作量,并不会有加班费与假期的补偿。

  普遍月薪不高。越来越多公司采用基本工资加提成的付薪方式,但绩效标准比较模糊也难以准确界定,只以“量”作为计算标准。就算特效制作受到极大赞赏,剧集高收视率、高口碑也不会与后期团队分成。

  编剧汪海林表示,从技术审查上来讲,播出方在技术审查上缺乏严格的制度与对高质量剧作的鉴别能力。部分电视台应有一套完备的审查标准。允许粗制滥造的电视剧公开播放,对电视剧行业是一种破坏。

  有专家建议,建立演员公会、对不敬业的演员做出管束,限制天价片酬,演员若有缺乏艺德的行为应当给予惩罚与谴责。同时,观众也应当对质量低劣的影视剧进行监督,观众有渠道可以投诉。何言举例说,TVB在《回到三国》中,为节约经费,就采用另一部影视剧中的画面进行合成,播出后收到近千宗投诉,最终摄制组被勒令改正画面,主管向公众道歉,实际上是确保了观众的监督作用。